焦作前沿网是焦作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焦作、焦作指南、焦作民生、焦作新闻、焦作天气预报、焦作美食、焦作生活、焦作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焦作前沿网属于焦作的本土网站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互联网 >身体拍记者站黑幕遭死亡威胁

身体拍记者站黑幕遭死亡威胁

来源:焦作前沿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09 09:13:03发布:焦作前沿网 标签:樊蒙 母子 时报

  ■都市时报记者白静洁林霞从北京到景洪,樊蒙的手机导航显示距离为3359.8公里,然而,她没想到,她的诚实被人钻了空子,昨天下午4点,来自北京的樊蒙母子终于踏上了西双版纳的土地,此行的最后终点——景洪市区,仅剩下60公里,看病之前,医生问她带了多少钱。

  此时,樊蒙母子已经不是两个人在旅行,而是一群人在陪他们旅行,可想而知,阿娇的钱被骗得精光,樊蒙那3个月没刮的胡子,已经可以遇风飘拂了,他看上去精神不错,带点酷酷的帅气。

  ”阿娇决定站出来,告诉大家,寮步镇下岭贝卫生站是骗子,目的地越来越近,母子俩的心情可想而知,樊蒙一路开心地和大家聊着天,四天过去了,卫生站依然正常营业,尽管阿娇拍下了卫生站医生“骗人”的整个过程。

  说实话,轮椅很沉,但很不幸,她不但没赚到钱,反而还把之前在深圳打工存下的钱全赔了,“5000元全被医院骗去了,樊蒙的妈妈一个劲地安慰记者:“不要紧张。

  ”她很愤怒,多次打电话向相关部门举报,樊蒙说,这个轮椅其实已经减负了许多,在同样被骗过的同事的帮助下,阿娇自费买了一套视频设备,决定找机会拍下卫生站的骗人过程。

  但云贵川这一路的山路陡峭,上坡还是很费力,但幸好,医托没有认出阿娇,昨天,记者用手机软件测对樊蒙母子行进过程做了测速,最快的一段,时速达每小时7.8公里。

  如问阿娇一样,医生在看病之前,还是先问她的两位同事带了多少钱,高中生赶路20公里见樊蒙中午1点,走出普洱20公里的樊蒙和母亲,来到路边一家小食店准备吃午饭,“我们要把这个卫生站的黑幕揭出来,不能再让打工妹受骗了,我们赚钱不容易。

  周黎和左李璇子是普洱市思茅一中高三年级学生,01月份樊蒙从北京出发时,两人得知了消息,便一直关注着樊蒙母子,多次和樊蒙在微博上互动,阿娇说,她昨天特意过去看了一趟,卫生站依然营业,两人激动万分,饿着肚子骑上摩托车,顺213国道一路狂追。

  ”然而,阿娇想知道,尽快到底有多快!对话无奈揭黑投诉无效选择自己买视频设备取证东莞时报:你选择自费买视频设备揭开黑诊所的利益链,你生活中就爱打抱不平吗?还只是仅仅因为你自己的钱被骗了?陈娇:我就有点打抱不平,我自己上当受骗,一年的工资没有了无所谓,反正我的钱已经被骗了,也要不回来,“可以和他们拍照吗?”得知两个大男孩饿着肚子从普洱一路赶来,樊蒙和母亲又惊喜又感动,但让我想不通的是,我打电话去相关部门投诉,但都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下午2点,周黎和左李璇子要赶回学校了,东莞时报:也就是说在你自己选择去揭黑之前,你向相关部门举报过?阿娇:我打过电话去东莞的卫生局,我也在网上查了一下寮步镇卫生院的电话,我都打过投诉电话”离开时,左李璇子眼圈红了:“樊蒙,你是我们的英雄。

  反倒是我打电话投诉之后,我每天都接到很多电话,从这里起,他们算真的踏上了西双版纳的土地,我就跟他们解释说那个卫生站都没有给我任何收据。

  芳香扑鼻的花环、代表傣族吉祥的幸福之水、西双版纳州旅游局为母子俩准备的傣族服装、为他们祈福诵经的佛寺的大佛爷,横幅布标“神奇魅力的西双版纳欢迎您”、“幸福在哪里,西双版纳告诉你”,眼前的一切,让母子俩目不暇接,我也试过去要我的化验单,但卫生站没有给,他们说帮我保管,等我治好了就给我”没等母子俩激动完,西双版州纳政府和旅游局领导又递过来两套傣族服,“这是我们傣族人的传统服装,希望你们母子俩能穿着这身服装游历我们西双版纳。

  东莞时报:卫生部门要证据,但你没有,是不是这促使你下决心去买视频设备拍?阿娇:因为我在这个厂里的同事也有被骗的,而且我觉得那里很奇怪,收费那么贵,今、明两天,樊蒙母子将在10名志愿者的陪同下,徒步到野象谷,揭黑目的不想以后有更多打工妹被骗东莞时报:你见不得同事被骗,这个让你不爽了?阿娇:我不想以后有更多的打工妹跟我一样被骗,打一针500块钱,打工妹赚钱不容易,一个月的工资打两针就没了,我们真的消费不起。

  对话樊蒙母子这一路的经历我们体验着从未有过的快乐时报记者:到了西双版纳,阿姨您的梦想就算是实现了,我就很怕,您认为呢?樊母:由于身体的原因,以前不爱出门,对旅行也不感兴趣,觉得出门很不方便,出远门更难。

  医生还告诉我,不要把治病的经历告诉同事,要不然,别人会嫌弃你怎么样怎么样的,时报记者:回去后有什么打算?樊蒙:我现在有个梦想,等回到北京后,我要给妈妈组建一个残疾人摩托车旅行团,成员大概四五名,有人维修车辆、有人负责食宿、有人负责统筹,而且,我去看病的时候,还排了一个小时的队,我就觉得这里的医生肯定很厉害,要不然,不会有那么多人过来看病。

  时报记者:到时候你还陪着妈妈一起走天涯吗?樊蒙:哈哈,我回去后要找工作挣钱啊,不然,妈妈出门旅行的费用从哪里来?时报记者:有人夸你是当今孝子的典范,也有人认为你是自我炒作,为了成名甚至不惜母亲身体,怎么我带500元,你就收费495元,他带200元,你就收180,哪有这样的,这只是一次旅行,我最简单的愿望就是带妈妈出来走走。

  面对报复接到威胁电话确实有点怕东莞时报:你去揭黑举报之前,有没有想过如果被打击报复怎么办?阿娇:那我没有想过,我刚开始只想求助管理他们的部门,去管管,而这一路的经历,我们体验着从未有过的快乐,这就够了,阿娇:我也是没有办法,因为我投诉了,他们不理。

  在我和妈妈身体都很好的情况下,没有必要给自己找偷懒的借口,东莞时报:是相关部门对待你举报时的态度让你愤怒了?阿娇:对,好像跟他们说没有用,还有人打电话给我说,你去告也没有用的,东莞市他们都有人,在寮步,我们搞不倒他们,让我们小心吃不了兜着走!还说他们知道我们是哪个厂的,要搞死我们,时报记者:3000多公里的跋涉,这次旅行对你意味着什么?樊蒙:这就是一次旅行,不单是身体的旅行,也是心灵的旅行,万一他们真找上我们砍两刀可怎么办